「俄罗斯大转轮是什么」13岁结缘西秦戏,粤东当代“第一老生”,罗家英汪明荃都是他粉丝

时间:2020-01-11 16:00:24 作者:太峪沅枫新闻 手机订阅 参与评论(0) 【投稿】

「俄罗斯大转轮是什么」13岁结缘西秦戏,粤东当代“第一老生”,罗家英汪明荃都是他粉丝

俄罗斯大转轮是什么,【“南粤戏曲人”编者按】

由广东省艺术研究所、广东粤剧院以及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合办的“2018粤戏越精彩”正在进行中。今年,已经举办到第四届的“粤戏越精彩”首次为广东省独有的三个地方戏曲剧种优秀代表性人物举行专场演出和学术研讨会,在省内剧种大汇演的基础上聚焦省内戏剧领域中重要的、优秀的艺术家,及时对他们在传承、弘扬各自剧种过程中所作的努力以及艺术创造上的成就进行学术总结,探讨他们艺术创作道路上的成功经验并向社会作适当的推广、宣传。

从21日起,南方日报开始推出“南粤戏曲人”栏目,分别对湛江雷剧表演艺术家林奋、梅州山歌剧剧作家林文祥和汕尾西秦戏表演艺术家吕维平进行专访,敬请关注。

粤东当代“第一老生”吕维平

戏里和戏外的吕维平有着相当大的差别:马鞭一扬,他沉浸西秦戏三十载;戏服一穿,他化身国家非遗传承人。他就是“天下第一团”海丰县西秦戏剧团团长、有着粤东当代“第一老生”美誉的吕维平。

西秦戏起源于明未清初的西秦腔,至今已有接近四百年的文化历史,它从大西北流传到广东海陆丰,与当地民间艺术相结合,逐浙形成了游离于本腔、具有独特艺术风格的一个剧种,也成为了国家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西秦戏濒临困境的今天,吕维平挑起传承的重任,几十年如一日坚守阵地,着实不易。

9月20日晚,2018“粤戏越精彩”系列活动第四场展演“文武相‘畔’丹心存”——西秦戏折子戏专场在广东粤剧艺术中心上演,吕维平娴熟的老生唱腔浑厚又不失高昂、含蓄又不失沉稳,也将本届“粤戏越精彩”推向了最高潮。

“开山戏”一人兼两职

从儿时被《赵氏孤儿》中演员挥舞马鞭的动作所震撼,一脚踏入戏行,到成为当代西秦戏接班人、传承人,吕维平在这行已“耕耘”了30多年。

他从小喜欢唱歌,看着样板戏长大。恢复古装戏的时候,他正在读初中,当时的农村,很多爷爷奶奶、外婆外公喜欢领着小孩看草台戏,一次偶然的机会,西秦戏专业剧团到吕维平所在的村子演出,演出的是《赵氏孤儿》。

当时扮韩厥的演员拖着高腔唱导板,出台、亮相、举鞭、勒马……这一连串精湛的表演动作,又气派又大方的动作简直帅得不行,一下子就把吕维平震住了。这位演员不是别人,就是吕维平后来的恩师罗振标。罗振标能纹丝不动金鸡独立超过15分钟,“站公仔架”的特技在戏行内可谓独一无二。

自那以后,吕维平的心中就埋下了西秦戏的种子。那一年,吕维平13岁。

1985年,正在读初中的吕维平偶然看到了海丰县西秦戏剧团的招生广告,没跟父母商量就自作主张跑去报考,考试一路绿灯,直到被录取。

学基本功时,吕维平吃尽了苦头,为了能尽快把腿踢到头顶,老师还给他的腿上绑上几块砖头,增加压力。学习期间,因为看到了吕维平的勤奋和年少老成,剧团老师让他提前学习老生的须功、水袖、眼神、台步等看家本领,“老生的须功很重要,我一有空就甩,甩到我头晕差点呕吐,感觉头都要被甩出去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主演的首部戏《宝莲灯》中,吕维平饰演的刘彦昌,历经了从青年到中年前后两个时期,本来应由小生、老生两个行当的演员交替扮演,但吕维平一人兼两职,把小生的潇洒俊逸和老生沉稳持重都演绎了出来,得到领导和老艺人们的肯定和重视,也由此成为剧团的重点培养对象。

接下来的那几年,老艺人唐托、林德祥、刘宝凤、陈色洪、张秀珍等为吕维平传授了技艺和经验,得到多位前辈指导的吕维平很快成为西秦戏剧团的主力。

1990年,吕维平又拜在著名老艺人罗振标的门下,成为了其关门弟子。当时的罗振标已74岁高龄,他语重心长地对吕维平说了一句:“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演戏。”这句来自恩师的教诲,也成为了吕维平为人处世的人生格言。

此后,吕维平在师父的悉心指导下,艺术上有了长足的进步。舞台上,他无论扮演什么角色,都能做到挥洒自如、声情并茂,同时在传统表演艺术的继承中大胆创新、自成一格。

苦心坚守“独苗”剧团

如今,很多人一提到吕维平,第一句话是说:“西秦戏有今天,吕团长很了不起!”而吕维平自己深知,这是他无法放下的使命。早在1992年,海丰县西秦戏剧团就被原文化部称为“天下第一团”,因为当时,全国表演西秦戏的剧团只剩下一家,单根独苗。

西秦戏古老厚重、源远流长,传统剧目1200多个。从行当上看,以袍甲戏为主的西秦戏,依然处于老生当家的时代;但从唱念做打上看,西秦戏保留了许多粤剧初期的表演形态与乐器定弦,被老一辈粤剧艺人恭恭敬敬地称为“大师兄”。2007年,西秦戏剧团到香港演出,谢幕时掌声长达10多分钟,演员罗家英看完戏后激动地说:“我们粤剧失去的很多东西,他们却依然保存着!”

历史上,西秦戏流行的地区曾从粤东、闽南、台北扩大到广州、香港、澳门及东南亚等地,但随着政治、经济、文化环境的变化,古老的西秦戏逐渐退回海陆丰。海陆丰人口不多,地方不大,如今却保留着三个古老剧种:正字戏、白字戏和西秦戏。

和唱方言、常演民间传奇、儿女情长的白字戏不一样,西秦戏从语言到音乐、声腔再到表演,都有自己的特点,且多演忠良将相、家国情怀,念的是中州音韵、桂林官话,唱的是古老的西秦腔,为此,吕维平曾开玩笑说:“我的粉丝都是老年男人。”

2002年,吕维平刚到海丰县西秦戏剧团当团长时,桌椅破破烂烂,演员寥寥无几,一年只有五六场演出,整个剧团濒临解散,情况非常严峻,当时的吕维平只有一个念头:“再难也要守住,也要冲出去。”

从2003年起,吕维平问艺于当时已90岁高龄的“名老生”唐托,并从唐托的亲身传授中继承了《刘锡训子》中的西秦戏传统绝技。《刘锡训子》一戏唱做并重,最吃功夫、最精彩的当属“椅子功”:一把椅子转起来,唱到哪转到哪,还要配上须功、帽翅等表演,妙趣横生、声情并茂。

“表演过程中,靠腰、臀、双腿发力,使椅子的四脚轮流以一脚着地,前后左右盘旋,边做边唱。学会是一道关,如何一遍遍和椅子磨合,又是一道关。”吕维平至今依然很感激师傅唐托,“他不识字,肚子里却装了好几百出戏,过世的十几天前还给我说戏。”

老艺人唐托生前向吕维平传授“椅子功”。

2005年,吕维平与吕匹合作,凭着多年积累的舞台实践经验,吕维平自己当导演,重新排练了《刘锡训子》,并在剧中担任主角。同年10月,此剧目参加第九届广东省艺术节大赛,技惊四座,一举夺得演出剧目奖。

筑巢引凤“复活”文天祥

2007年,吕维平当选为西秦戏国家级传承人。所谓“传承”,吕维平也是渐渐懂得它真正的含义的——不光是自己“承”起来,还要“传”下去。

一开始,海丰县西秦戏剧团为了生存,一年到头在汕尾地区和周边的基层农村奔波,脑子里只想着能够稳定剧团、稳定人员。“长此以往,艺术上没有了追求,连正常的训练时间也无法保证,表演水平和艺术水准只会越来越低。”吕维平深知,他和剧团身上还承担着西秦戏剧种传承、发展的艰巨任务,“打铁还须自身硬,只有从提高艺术水平和培养接班人方面下功夫,才能真正把西秦戏保护好。”

一部好戏,有时候可以救活一个剧团,以文天祥抗元为题材的新编历史剧《留取丹心照汗青》就做到了。2011年,《留取丹心照汗青》获得广东省“五个一工程”奖、鲁迅文艺奖,更重要的是,通过这部戏的磨练,剧团上下焕发出了完全崭新的精神面貌,不但演艺人员的艺术水平普遍得到提高,人心也更加齐。

汕尾海丰文天祥公园

在这部剧的背后,一大批关心西秦戏的专家、学者在共同出力:国家一级编剧陈中秋撰写剧本,中央戏曲学院著名导演涂玲慧执导,海丰籍作曲家、原福建电影制片厂专业作曲陈勇铁担任音乐配器和乐队指挥,西秦戏老艺人严木田也为剧中几段重点唱段编曲。

强强联合之下,保证了《留取丹心照汗青》这部戏的艺术质量。不少专家认为,“这是自解放以来,西秦戏里程碑式的一台戏,完全符合当前建设文化大省的主旋律,对于挖掘文化遗产,保护濒危剧种,具有重大意义”。

在那之后,从省城到首都,海丰西秦戏的名声越来越响:先是在省内拿大奖,又代表广东参加世博会,在去年第十三届省艺术节上,新编剧目《马援伏波》作为汕尾市唯一入选参评剧目亮相,并获得剧目二等奖。

如今,社会各界对戏曲事业的发展越来越重视,这让吕维平感到十分欣慰。与此同时,他也有些担忧:“西秦戏的保护和发展单靠一个剧团是绝对不行的。目前省内没有专门的院校招收西秦戏学生,很多传统剧目因为年代久远、资料保存不善,濒临失传。原本还有一家民营剧团,如今也关闭了,我们连一个可以传授、参照的同行对象都没了。”对此,吕维平很无奈。

为了最大程度地传播西秦戏,不久前,他甚至在网络上做了一场直播,“现在的90后似乎又开始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了,这是好现象。”

当下,吕维平除了排戏,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传授两个徒弟陈嘉明、余泽锋身上了,“这真是急不来。我的小生戏他们已经基本能演了,但是老生戏要压得住场,则要时间来磨砺。”

【策划】李培 罗彦军

【撰文】周豫

【编导】丁晓然 唐嘉欣

【摄影/摄像】姚志豪 郑一见 石磊

【剪辑】姚志豪 郑一见

【出品】广东省艺术研究所 南方+客户端

【校对】杨远云

(部分图片由广东省艺术研究所提供)